• <code id="7jdhj"><ol id="7jdhj"><source id="7jdhj"></source></ol></code>
    <thead id="7jdhj"><dl id="7jdhj"><listing id="7jdhj"></listing></dl></thead><var id="7jdhj"><video id="7jdhj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7jdhj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7jdhj"><ruby id="7jdhj"></ruby></thead>
    <listing id="7jdhj"></listing>
    <thead id="7jdhj"><dl id="7jdhj"><progress id="7jdhj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
    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!

    看连载小说网

    021 喝多的喝女人

    作品:我成了王牌经纪人 | 分类:都市言情 | 作者:齐天Da圣

        快到玉福临的时候,尹晓钟又给许姐打了电话。

        小海将他送到门口,许姐摇摇晃晃的走出来。

        今天许婉晴打扮的很漂亮,妆化的比较浓艳,上身白色半透明衬衣,透过衬衣可以看到里面黑色的内衣若隐若现。下面搭配着一条棕色短裙,肉色丝袜一双银色高跟鞋。

        下车后,看到许姐这般状态,尹晓钟对小海说,“你去扶着许姐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去?我这个身份不适合吧?”小海还是很懂规矩,许姐也算是大人物,不是他这种小弟跟班可以接触的。

        很显然许婉晴听到了尹晓钟的安排,站在不远处双手抱着肩膀停住,“晓钟,你干嘛?你让他过来干嘛?你过来扶我。”

        小海抿嘴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今天你自由活动吧。”尹晓钟深知,现在来到了许姐的酒店,今天肯定是要留在这喝酒的,让小海一直等着也不好。

        “得嘞。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小海转身上车启动开走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这才上前一步,扶住许婉晴,双手规矩的只是抓她的手臂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,你干嘛让他过来扶我?”可以看出许婉晴喝的不少,?#25104;?#24456;红,嘴里酒味很重,一闻就知道是那种高度的白酒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这不是过来了吗?”尹晓钟看到她这般状态有点后悔今天过来了,真应该约一个她清醒的时间见面。

        许婉晴眼神迷离的看着,用手点点尹晓钟的鼻头,“你小子,你还怕我吃了你啊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怕不怕,咱们进去吧。”尹晓钟皱着?#32426;罰?#20182;并不喜欢和喝多的女人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许婉晴反手抓住他的手臂,“不进去,里面?#20154;?#20102;,在这透口气。”说完,紧紧的抓着他,将头靠在他的手臂上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尴尬的一撇嘴,“这么冷,再冻感冒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一点都不冷,我喝完白酒浑身都热。”说完,许婉晴伸手解开领口的扣子。

        这时,一阵风吹过,尹晓钟立刻说,“你看风多大,快点进去吧。”随后便强行将许婉晴拽回到酒店的一楼大厅。

        一楼的保安?#22836;?#21153;员都在看着他们,他们对老板娘喝多已经习以为常,可是今天不同,和老板娘在一起的这个年轻的男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叫过?#24187;?#26381;务生,“麻?#34924;?#32473;倒杯水呗。”

        服务生刚要离开,许婉晴叫住了他,“不许去,你该干啥干啥去。”

        老板娘发话了,服务生没敢动,表情有点为难的看向尹晓钟。

        许婉晴转头看着尹晓钟,“不喝他们的水,回办公室,我办公室有水,我水可多了。”

        听到老板娘的病句,服务生憋住笑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从来没碰过女人,根本没有听明白其中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你笑什么笑?你告诉我,你想啥了?”许婉晴上前就要去抓服务生的领子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一把将她拽了回来,“你要干嘛?”他已经?#34892;?#19981;?#22836;常?#20197;前他听说过女人喝多了特别能作能闹,这次他终于见识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干嘛,我就想问问他刚才想啥呢?”许婉晴已经彻底喝多,用玉手一指站在那边的服务生。

        “我......我没想啥。”服务生有点胆怯。

        “你难为他干啥,回不回办公室了?”尹晓?#28216;?#20102;不让她跌倒或者乱跑,也不顾那么多了,直接用手臂将她紧紧的揽住。

        许婉晴转过头看着尹晓钟,突然伸出双手去摸他的脸颊,尹晓钟皱着?#32426;罰?#19968;脸厌恶的躲开。

        “还是我家晓钟单纯,没碰过女人的男人真可爱,不像这个?#19968;錚?#19968;看就是色狼。”许婉晴喃喃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服务生被说的?#25104;?#36890;红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根本没搞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,也没?#34892;?#24773;去想,用手一指电梯,“你去帮忙开电梯。”

        服务生急忙走过去将电梯打开,他知道这是尹晓钟在帮他解围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便扶着她进入电梯,他问了服务生知道许婉晴的办公?#20197;?#20116;楼。

        电梯门关上,服务生长出口气。

        看着尹晓钟表情严肃皱着?#32426;罰?#35768;婉晴靠了过来,“你干嘛这副表情,你讨厌我啊?你是不是看我喝多了,讨厌我?”

        尹晓钟没有应话。

        “一个劲劝我喝酒的也是你们这些男人,我喝多了讨厌我的也是你们,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许婉晴用手戳着尹晓钟的胸口。

        看着许婉晴这个状态,尹晓钟心想,今天想打听的事情估计是打听不了了。

        酒店的五楼除了?#34892;?#23113;晴的办公室以外,还有一间很大的包房,路过包房的时候,可以清楚的听到里面传来热闹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回到许婉晴的办公室,这是一间套房办公室,前厅是办公室,里面就是卧室,卧室房间的门没有关,里面很凌乱,可以看出来许婉晴就是住在这里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将许婉晴扶到沙发上,“许姐,你坐会,我去给你倒点水。”

        许婉晴将高跟鞋脱下来扔到一边,盘腿卷曲的倒在沙发上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路过卧室将门关好,又走到茶水间,他?#32769;?#35760;得喝完酒以后喝点茶水比较好,于是四处翻?#20063;?#21494;。

        由于办公室的门没有关,这时,他听到办公室里有男人说话的声音,“你怎么跑回来了,还没喝完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许婉晴强撑着应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进来的中年男人见许婉晴这么性感的躺在这里,顿时生了坏心,缓缓走过去抚摸着她的大腿。

        “干嘛?别摸我。”许婉晴用仅剩的意识,推开男人的手。

        中年男人眼珠一转,站起身将办公室的门关好,回过身就脱下自己的上衣向许婉晴扑了过来解她的衬衣扣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你要干嘛啊?”许婉晴竭力的问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干你呗。”中年说着就开始解开自己的裤子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......”

        尹晓钟从茶水间轻盈的走了出来,看着这个中年男人他有点眼熟。

        由于对方正在投入的占便宜,根本没注意到办公室里还有其他的人。

        走近后,尹晓钟认出了这个中年男人,他是JN区的老混子,叫什么名字他实在是想不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自己在没进去之前和他打过交道,当时虎东和这个中年也有不少的矛盾,后来尹晓钟被抓起来了,他反倒是松了一口气,虎东这边的人他最怕的就是这个不要命的尹晓钟。

        他就是小海口中那些听说尹晓钟要放出来以后,主动来缓解关系的人之一。

        ?#20154;?#33073;掉自己裤子,正要扒许婉晴裙子的时候,尹晓钟轻声叫一声,“喂——”

        这一声不大,可是却吓了中年一跳,他没有想到房间里竟然还有其他人,急忙转过身看到这人是尹晓钟,更是吓的?#25104;?#33485;白,急忙拿起裤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你干啥呢?”

        “我......我......,晓钟啊,早就听?#30340;?#35201;出来了,我还和虎东说要为你接风呢。”中年脑袋反应很快,手里拿着裤子站在那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走过来将许婉晴的衬衣从地上捡了起来给她盖好,她喝的太多了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你告诉我,你干啥呢?”尹晓钟伸手一把揽住中年的肩膀,语气冰冷。

        “我......我真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,我如果知道你俩在一起,打死我我也不敢占她便宜啊。”中年吓的已经冒汗,他可是老混子,尹晓钟一路走到今天,他的那些光辉?#24405;#?#20013;年知道的比小海还多,所以他更了解尹晓钟有多么心狠手辣。

        尹晓钟将手收回来,本来许婉晴和自己的关系也不是很近,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还不是她自己喝的太多了,以前他不在,这种事情说?#27426;?#21457;生过多少?#25991;亍?br />
        想完这些,他也不想为难别人,一扬头,“滚。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人一听自己可以走,急忙拿着衣服和裤子快步走出去,临关门前还说了一句,“晓钟,过两天我给你接风啊。”说完,将关门好,他这才庆幸的长出口气,擦擦额头上的汗水,嘟囔道,“这个疯子真出来了啊,以后津西这边我还是少?#31383;傘!?/p>

    极速时时彩有什么诀窍
  • <code id="7jdhj"><ol id="7jdhj"><source id="7jdhj"></source></ol></code>
    <thead id="7jdhj"><dl id="7jdhj"><listing id="7jdhj"></listing></dl></thead><var id="7jdhj"><video id="7jdhj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7jdhj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7jdhj"><ruby id="7jdhj"></ruby></thead>
    <listing id="7jdhj"></listing>
    <thead id="7jdhj"><dl id="7jdhj"><progress id="7jdhj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  • <code id="7jdhj"><ol id="7jdhj"><source id="7jdhj"></source></ol></code>
    <thead id="7jdhj"><dl id="7jdhj"><listing id="7jdhj"></listing></dl></thead><var id="7jdhj"><video id="7jdhj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7jdhj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7jdhj"><ruby id="7jdhj"></ruby></thead>
    <listing id="7jdhj"></listing>
    <thead id="7jdhj"><dl id="7jdhj"><progress id="7jdhj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